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親情文章 > [找準“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走有特色的學科培育建設之路] 找準知識的生長點

[找準“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走有特色的學科培育建設之路] 找準知識的生長點

來源:親情文章 時間:2019-05-05 點擊: 推薦訪問: 之路 交叉點 找準

  摘 要:進入21世紀,學科培育和建設更應著眼于未來,在未來發展的大勢中,找準自己的定位,明確自己的目標。具體來說,就是學科建設思路,在體現“主流”和“特色”的同時,還要具有“前沿性”、“前瞻性”,要使本學科在即將到來的專業競爭、學科競爭、人才競爭中,依然保持“可持續發展”。而要落實這些思路,關鍵是要盡早地選好、培育好學科發展的“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
  關鍵詞: 學科建設 生長點 交叉點 聚合點
  高等院校的學科培育和建設,應緊緊圍繞人才培養、知識創新、隊伍建設、學科發展、服務社會這五個基點來進行。它不僅需要宏觀的“頂層設計”的意識和理念,更需要在“知彼知己”的基礎上進行戰略性謀劃,在學科建設的實踐中逐步凝練出真正適合自己的學科建設方向和路徑。目前,全國已有數百所高校設立了新聞傳播學專業或相近專業,但在培養方向、課程設置、學科建設思路上出現了同質化趨向。這種局面既不利于學科發展,也不利于學生就業,更是對教育資源的浪費。因此,學科建設在“走正道、入主流”的同時,更要體現出特色。
  進入21世紀以來,在信息技術革命的推動下,社會信息化、信息媒介化、媒介融合化、傳播全球化趨勢已成為有目共睹的事實,新聞傳播學科的研究視野、研究領域不斷拓展,社會應用研究的廣度、深度也不斷增加。在這一背景下,學科培育和建設更應著眼于未來,在未來發展的大勢中,找準自己的定位,明確自己的目標。具體來說,就是學科建設思路,在體現“主流”和“特色”的同時,還要具有“前沿性”、“前瞻性”,要使本學科在即將到來的專業競爭、學科競爭、人才競爭中,依然保持“可持續發展”。而要落實這些思路,關鍵是要盡早地選好、培育好學科發展的“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
  學科培育的生長點是指學科建設起步階段或學科發展過程中,根據需要選定的一批符合學科發展方向、具有生長潛力和帶動效應的研究領域、研究方向或研究課題。生長點具有基礎性、成長性、銜接性特征。生長點也是提升科學研究、人才培養、隊伍建設、社會服務水平的基礎,在學科建設和學科發展中能夠發揮支撐作用。立足現有的學科基礎和專業優勢,適時地選好學科發展的生長點并加以培育,這關系到學科未來發展方向是否正確、發展空間是否廣闊。
  學科培育的交叉點是指本學科與相關學科之間、傳統學科與新興學科之間、理論創新與實際應用之間的最佳結合點。好的交叉點可以成為學科發展的新生長點,也是提升科學研究、人才培養、隊伍建設、社會服務水平的基礎平臺。選擇、培育交叉點是學科發展中必然要遇到的問題,學科建設首先要確定本學科的定位,其次要確定本學科的發展路徑,這必然涉及本學科與相關學科的關系。選好交叉點,就是根據“主流、特色、前沿、可持續發展”的學科建設原則,尊重學科之間的自然聯系和融合規律,在主要條件基本成熟時,從現有的研究資源和社會需求出發,適時地確定若干個學科結合點并加以培育。
  學科培育的聚合點是指參與學科建設和學科培育項目的團隊成員之間,在研究領域、研究方向、研究課題層面上形成的內部交叉與融合點。選好聚合點,需要在尊重、支持每位創新團隊成員的研究興趣、研究方向的基礎上,促進成員之間的相互關注、相互交流、相互合作,適時、合理地引導團隊成員圍繞交叉領域、共同課題、共同難點,凝聚集體智慧,形成學術創新的合力,從而在重要領域、重要方向、重要課題上實現突破。
  選好、培育好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并處理好三者之間的關系,是學科建設、學科發展過程中始終要面對的問題。多年來的學科培育與建設實踐告訴我們,在確立和培育研究方向、研究項目和研究課題的過程中,我們還必須從“頂層設計”角度對學科培育與學科建設給以進一步思考。
  一、從單一的新聞學研究,向主流的、有特色的當代新聞學研究轉變
  當代新聞學研究面臨的全球化挑戰、新技術革命挑戰和社會整體轉型挑戰,也為新聞理論的創新和發展提供了機遇。全球化挑戰,促使新聞學研究開辟了跨文化新聞傳播等一批新的研究領域;新技術革命挑戰,促使新聞學研究開辟了全媒體新聞傳播、網絡新聞實務等一批新研究領域;社會整體轉型挑戰,促使新聞學研究開辟了新聞社會學、新聞法與新聞倫理、新聞文化學、專業新聞報道等新研究領域。
  上述新領域對于培育新聞學研究的生長點、交叉點、聚合點具有重要意義。從本學科自身的比較優勢出發,我們認為應從跨文化新聞傳播研究、全媒體新聞傳播實務、新聞法與新聞倫理研究、專業新聞報道研究等領域,確立學科培育的生長點、交叉點,帶動新聞學的整體研究。
  二、從新聞傳播學本體研究,向以新聞傳播學為中心、輻射信息傳播相關領域的研究轉變
  眾所周知,信息革命推動了知識社會和信息社會的到來,信息革命既是技術革命也是一場社會革命。當今社會已經高度信息化,在信息泛在化、媒體平臺化的今天,新聞的生產主體、生產方式、生產過程、傳播路徑以及受眾對新聞的認知、解讀方式都日益多樣化、多元化。另一方面,專業新聞媒體與社會性媒體之間的互動日益頻繁,新聞傳播在融入信息傳播洪流過程中也使自身的內涵、外延和價值發生改變。當今的新聞價值只有在信息傳播中才能完整地得到體現,當代新聞傳播的規律也只有在信息傳播研究中才能完整地被揭示出來。因此,在信息傳播研究中拓展新聞傳播研究的視野和領域是深化新聞傳播研究的一個重要途徑。信息傳播研究可立足現有基礎,培育生長點、交叉點和聚合點。
  三、將社會信息傳播作為新聞傳播研究的延伸和拓展,有意識地培育生長點
  媒介化社會崛起后,信息對社會各個領域的廣泛性滲透日益顯著,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生活對信息傳播的依賴性、與信息傳播的交融性都日益增強,各類媒體的社會功能只有在與社會系統的互動關系中、在多元的社會語境下才能準確定位、客觀評估。其次,新聞傳播融入信息傳播洪流后,使其更加廣泛、深度地融入社會互動、社會關系、社會結構、文化結構的演變中,在其中發揮著新功能,扮演著新角色。社會信息傳播研究更重視新聞媒體、社會性媒體在社會大系統中的地位和作用,更重視新聞媒體、社會性媒體在主流社會、民族區域社會的政治建設(民主政治建設、公民社會建設)、文化建設(社會核心價值構建、多元文化社會建設)、社會建設(社會結構的優化、社會治理結構、公共治理結構的優化)中的功能與作用。因此,開辟社會信息傳播研究,可以拓寬新聞傳播學研究的視野和空間。第三,隨著微博、社交網站為代表的社會性媒體的崛起,作為社會傳播的雛形,社會成員對信息傳播的參與更加廣泛,圍繞社會熱點、公共議題而展開的社會互動日益頻繁,并且進一步影響到社會關系、社會結構的演變。新聞生產的公眾參與、新聞文本的社會化建構不斷涌現,并與專業新聞媒體的新聞報道形成復雜互動,預示著真正的社會傳播時代已經到來,需要對其展開專門研究。第四,社會性媒體出現以前,政治信息、經濟信息、法律信息、文化信息、軍事信息、政策信息、生活信息、環境信息等專門信息的生產、流通,大多依附于特定行業、特定領域、特定媒體,公眾對社會信息的共享大多限于主流媒體的新聞報道,新聞輿論對社會的引導作用巨大。社會性媒體崛起后,信息生產、流通的固有空間被打破,社會成員對各類信息的共享成為可能。各類信息在碰撞、交匯、融合中形成巨大的社會信息空間,其內在的傳播規律也不同于以往,社會信息傳播作為新興的獨立研究范疇即將得到確立。為此,應有意識地為社會信息傳播研究選好生長點,以便為今后的學科交叉研究、聚合研究打好基礎。   四、從媒體本位的研究取向向媒體與人并重的研究取向轉變,有意識地培育生長點、交叉點
  當今社會,人類作為信息傳播的主體地位日益增強,人與媒介環境、信息環境之間的能動性互動日益頻繁,人對媒體和信息的選擇權日益擴大。其次,人作為社會學、人類學、政治學、經濟學意義上的多維度復合主體,面對不同的媒介環境,其信息行為既有差異性、多樣性,同時也具有普遍性、一般性,可作為一個專門領域展開研究。第三,人體及人的行為本身是一個由生理、心理、文化、社會等多種因素決定的復雜系統,這使得人類信息傳播區別于社會信息傳播、大眾傳播、網絡傳播,有必要作為一個相對獨立的研究領域,而且需要特殊的理論支撐和方法論。第四,在當今社會轉型期,人的發展已成為制約經濟社會發展、政治經濟文化體制改革的主要瓶頸,人的媒介素養、信息素養在人的公民素養培育中的作用日益凸顯,人的信息行為與人的社會生存、全面發展的關系越來越緊密。加強對人類信息傳播規律的研究,可直接服務于社會發展與社會重建。第五,人類信息傳播研究與人類學、社會學、法學、經濟學等學科有著廣泛的交叉點,存在著形成重大理論創新的潛力和可能。綜上,人類信息傳播研究作為新聞傳播學科建設的一個學術分支,已到了培育生長點的機遇期。
  五、重新認識媒體與民族文化傳播的復雜關系,培育生長點、交叉點
  從表層上看,媒體與民族文化傳播之間是傳播載體與傳播內容的關系,這種關系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社會信息環境(包括信息技術、信息經濟、信息法制、信息文化等環境)的制約;而社會信息環境的改進和優化,也會提升媒體傳播民族文化的廣度、深度和效率。從深層看,媒體與民族文化傳播之間是建構與被建構的關系,而傳播則是實現這種建構和被建構的前提。民族文化在通過媒體實現傳播之前,需要在信息編碼基礎上實現文本化,而文本化就是一個建構(編碼)的過程,其中既有媒體的作用,也有文本生產者的作用。當媒介文本經過傳輸網絡抵達受眾或用戶面前時,受眾或用戶還會參照特定的語境和其他文本,對文本的意義進行解讀(解碼),這種解讀也是一種社會化的建構。當承載著文化信息的媒介文本抵達不同民族或不同地域的受眾或用戶面前時,后者對文本的解讀就具有了跨文化建構的作用。第三,媒體與民族文化傳播之間還存在著兩種不同性質的建構關系。一種是紀實性建構與被建構的關系。這種建構旨在客觀、真實、完整地反映民族文化的原生狀態和本來面貌,基于這種建構的傳播過程是一種文化擴散、文化流傳過程。另一種是創造性建構或創意性建構與被建構的關系。這種建構是將民族文化的元素融入新的文本框架,實現民族文化在內容和形式上的創新,基于這種建構的傳播過程是一種文化創新、文化創意的傳播過程。二者對于民族文化傳播都具有意義,應選好生長點、交叉點,并給予培育。第四,媒體與民族文化傳播之間是相互滲透、相互交融的關系。媒體對民族文化的傳播可以豐富這一文化的形態和結構,從而進一步促進這一文化的傳播與發展,同時也可以豐富媒體文化自身的形態和結構,促進媒體文化的傳播與發展。第五,媒體對民族文化的傳播是價值生成、價值轉換的過程。由此生成的文化藝術價值、產業經濟價值既可以促進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也可以使大眾獲得精神文化上的享受。
  六、重視當代大眾傳播研究,有意識地培育生長點、交叉點
  在網絡時代,以廣播、電影、電視、報紙為代表的大眾傳播媒介在傳播主體、傳播方式、傳播形態、傳播功能、傳播效果等方面,都出現了新的變化。大眾傳播的內涵和外延不斷擴展,大眾傳播深度融入網絡空間的趨勢日益明顯,迫切需要在媒介融合發展、數字內容經濟、微時代等多重語境下重新考察大眾傳播,揭示其在主體上、結構上、功能上、效果上的本質變化。其次,大眾傳播理論在當今媒介化社會、網絡化社會中遇到了許多新挑戰,這也為理論發展提供了新機遇,迫切需要通過實證的、規范的研究,揭示其最新發展和最新應用。第三,大眾傳播仍是當今社會的主流傳播形態,其社會影響力借助新媒體、新平臺、新服務,仍有繼續擴大的空間。特別是在當今的社會轉型期,大眾傳播對于傳播主流價值觀、主流文化,對于民主政治建設、公民社會建設、多元文化社會建設、法制社會建設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研究當代大眾傳播的最新變革和大眾傳播理論的最新發展,既是學科發展自身的需要,也是服務社會特別是服務于民族地區社會發展的需要。
  作者簡介:張 志,中央民族大學文傳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中國人民大學傳播學博士,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東京大學訪問學者。
  責任編輯:邰山虎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