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經典文章 > 【斑海豹約會渤海灣】斑海豹

【斑海豹約會渤海灣】斑海豹

來源:經典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海豹 渤海灣 約會

  現存于世的海豹共有18種(不包括亞種),有胡須密而多的髯海豹、有兇殘好斗的豹海豹、有身披白色帶紋的帶紋海豹,還有棲息在淡水湖中的貝加爾環斑海豹和港海豹,以及體型龐大的南方象形海豹等等。其實海豹的分布范圍相當廣泛,從南極到北極,從海洋到淡水、湖泊都有。不過在極地等較寒冷的海域,海豹的數量和種類才是最多的。
  斑海豹是在溫帶、寒溫帶的沿海和海岸生活的一種海豹,主要分布在北太平洋的北部和西部海域及其沿岸和島嶼,如黃海、楚科奇海、白令海、鄂霍茨克海等。在我國主要分布于渤海和黃海,偶見于南海。渤海遼東灣結冰區是世界上斑海豹八個繁殖區中最南的一個。
  斑海豹是惟一能夠在中國海域繁殖的海獸,但對其繁育的研究卻是空白
  斑海豹大部分時間是在海水中度過的,僅在生殖、哺乳、休息和換毛時才爬到岸邊或者冰塊的邊緣上。但斑海豹的棲息環境不僅僅是海水,還包括河水、浮冰、泥沙灘、巖礁和沼澤地。為確定斑海豹在渤海的棲息地,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王丕烈在渤海沿岸的遼寧省、河北省和山東省進行了走訪調查,并對自然環境比較適合斑海豹棲息的沿岸進行了現場調查。經過多年的走訪調查,他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每年11月至來年5月份,斑海豹在遼寧省盤錦雙臺子河口附近岸灘,大連市旅順虎平島及山東廟島群島海域比較常見,上述三處地點是目前發現的斑海豹在渤海的主要棲息地。”其中的遼東灣北部雙臺子河口區既是斑海豹在冬冰消融后的傳統棲息地,又是冬季斑海豹的繁殖區。
  斑海豹為何會在黃、渤海生活呢?王丕烈研究員表示:“斑海豹是一種廣食性動物,它的食物多樣性主要取決于季節、海域及棲息地的環境,其中棲息地的環境對食物選擇影響最大。”渤海地處中國大陸東部的最北端,是一個近封閉的內海,它一面臨海,三面環陸,東面經渤海海峽與黃海相通。渤海沿岸江河縱橫,有大小河流40條,河口淺水區營養鹽豐富,餌料生物繁多,是經濟魚、蝦、蟹類的產卵場、育幼場和索餌場。渤海中部深水區既是黃渤海經濟魚、蝦、蟹類洄游的集散地,又是渤海地方性魚、蝦、蟹類的越冬場。如此豐富的食物儲備,是斑海豹選擇這里繁衍、越冬的重要原因。
  為了觀察研究冰封期的斑海豹的冬季繁殖行為,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在2009年2月聯合遼寧衛視《第一時間》欄目,組織了一次花費不菲的破冰船考察斑海豹活動,但是實際觀測到斑海豹幼仔的數量只有一只,收獲只能用“慘淡”一詞來形容。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的副研究員鹿志創告訴我們:“海豹哺育幼仔時多在遠離岸邊的冰面上,而且冰排并不是十分堅固,所以無論步行、坐漁船都很難靠近它,而破冰船卻受限于五米的水深,再靠近岸邊就會擱淺,所以很難靠近它們哺育后代的地方。”所以對于冬季冰封期渤海上斑海豹的行為研究,現在可以說還是一片空白,研究人員對于斑海豹的研究只能是從冰期結束以后開始。
  500米,無法逾越的斑海豹警戒線
  我們到達盤錦的時間是2009年4月,盡管此時依然春寒料峭,但是雙臺子河口已經冰層消融,攜帶著大量泥沙的河水如同泥湯一般在河道里翻滾,就在位于距離雙臺子河入海口10公里處的一段河岸上,近百只斑海豹正在懶洋洋地曬著太陽。在距離它們棲身之所數百米的堤壩上,立著一座孤零零的簡易活動板房—這里是漁政的斑海豹保護站,里面駐扎著遼寧省盤錦市盤山縣海洋漁業局漁政管理所的工作人員。
  “保護站很豪華!”這是攝影師徐健入住保護站后的評語。他在2002年來這里的時候,沒有保護站,當時他和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的專家韓家波一起,坐著船在斑海豹生活的區域隨便走,隨便看,根本沒人管。第二次來的時候,保護站已經成立,不過是租用當地漁民的房子,在上游很遠的地方,走到海豹活動區域,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現在保護站距離海豹活動區只有幾百米,在這個蘆葦叢生的荒郊野外,有一個能發電、能做飯、能睡熱炕的保護站,簡直如同天堂一般了。
  與保護站的從無到有相對應的,卻是這里斑海豹多年來的命運多舛、每況愈下的境遇。歷史上,遼東灣最多時曾有近萬只斑海豹,1979年只剩下約2000只,1983年開始對斑海豹進行保護,種群數量曾有階段性恢復,但是近幾年,又開始呈急劇下降趨勢。2008年,據專家實際觀測到的數據,僅三百余只,估計總量不會超過千只。
  田繼輝是遼寧省盤錦市盤山縣海洋漁業局的副局長,也是漁政管理所的所長。作為斑海豹這種水生動物的主管部門的領導,他見證了近些年來斑海豹境遇的變遷。“早些年,盤山縣這里的海豹多得是,我們那時候坐著船從雙臺河這邊走,岸上滿滿的都是斑海豹,看到船靠近了,就一起往水里跳,跟下餃子一樣。但是現如今,我們在陸地上觀察它們,只能在500米之外,一旦短于這個距離,它們就開始挪動身體到岸邊的低處,一旦你進一步靠近,就毫不猶豫地跳入河水中,潛游一段后再浮出水面,警惕地觀察著你。”
  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的副研究員鹿志創,已經住在保護站里有10天的時間了。鹿志創20歲出頭,山東煙臺人,他在這里的主要工作是觀測這一階段斑海豹的數量和行為。但是他很苦惱地告訴我們:“這里的斑海豹很怕人,很難靠近。”鹿志創說,經過他們的觀測和研究,成年斑海豹的智力與三歲孩童的智力水平相當,之前人類的捕殺和傷害讓它們對人類很是忌憚,他們想做研究卻苦于無法接近。現在雙臺子河口的斑海豹只有寥寥一百來只,據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韓家波多年的觀測,2004年更是達到了近些年來的最低點,只見到40只。
  斑海豹被大量捕殺的原因就是其自身價值,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林克武是長島縣店子村一位有著近40年打魚經驗的老漁民了,同時,他還是一位攝影愛好者和斑海豹的守護者。我們到達長島之前,曾見過不少他用廣角鏡頭在超近距離拍攝的斑海豹臥在海中礁石上的照片,所以很想見見這位持續近十年拍攝、觀察和保護斑海豹的老人。老林很忙,他正在長島的月亮灣那里忙碌著整飭景區的設施,以迎接即將到來的五一假期的旅游人潮。晚上,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他才有空坐下來和我們聊聊斑海豹。“毛主席在的那會兒,俺們這里的斑海豹還是很多的,但是當時長島也算是邊防前線了,當地很多人都有槍,就有人開始打海豹。”據老林回憶,當時海豹的數量大概有兩三千只,即便是在1997年他開始拍攝斑海豹的時候,廟島群島周圍也有兩三百只。但是我們這次來,只見到了二十多只。   造成渤海斑海豹資源減少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當地漁民早些年對斑海豹仔獸的濫捕和對成獸的獵殺。遼東灣漁民獵捕斑海豹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宋代名醫寇宗爽在《本草衍義》中對斑海豹就有如下記述:“膃肭獸今出登、萊州……皮厚且韌如牛皮,邊將多取以飾鞍韉。”曾經對當地捕獵情況進行過調查的王丕烈研究員說:“抓捕那種小崽兒,人們就用手抓住它們的尾巴,因為它是向后延伸的,很好抓,而且難以反抗。那種大的,就用大棒子擊打它們的腦袋,打暈或者打死后再拖走。”
  導致斑海豹被大量捕殺的原因就是其自身價值,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幼斑海豹的毛絨是貴重的裘皮原料,斑海豹的皮還可制革。林克武告訴我們:“海豹肉不好吃,但是油很多,而且皮子很好。”他曾經有一張斑海豹的皮子,夏天坐在上面,蚊蟲都不過來。
  田繼輝局長告訴我們:“獵殺斑海豹時,很多人都是沖著雄性的生殖器去的,因為海狗鞭可以入藥,據說對男性大補。”所以有人購買海豹,取其“海狗鞭”送禮。斑海豹被用來制作海狗鞭、海狗油、海狗酒等保健品在市場上銷售。在遼寧省近些年查獲的捕殺斑海豹的案件中,很多人都是只取斑海豹的生殖器,其余的都扔進大海,便于銷贓滅跡。
  導致野外斑海豹數量減少的原因,還有國內動物園、海洋館等對展示用斑海豹的需求之增多。斑海豹眼大而圓,有著豐富的視覺情感變化,還有著討人喜歡的外在形象,不僅沿海地區的動物園、水族館、海底世界等大量購買,內陸地區的公園也十分青睞。
  渤海斑海豹歷史上年最高捕獲量達千余頭,上世紀50年代初在遼東灣大小凌河口等地附近經常發現成百頭的斑海豹,而今在該水域已很難見到斑海豹。據王丕烈研究員提供的資料,上世紀50年代初最多年捕1000只,60~70年代每年捕400~500只,過量捕獵使種群數量不斷下降。
  一只斑海豹在黑市價值幾千元,保護站用200元就能夠保住它的性命
  斑海豹被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后,成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1992年9月,大連市在渤海沿岸建立了我國惟一的以保護斑海豹為主的自然保護區。2001年9月,山東省在廟島群島建立了省級斑海豹自然保護區。
  林克武對于保護區的成立,很是高興:“過去大家是啥都不知道,現在的人都有保護意識了,一般人也都知道不能傷害斑海豹了,比以前的情況要好多了。”自1988年對遼東灣斑海豹實施禁捕至今,渤海斑海豹種群得到繁衍生息的良好機會,資源量有所回升。
  目前,只有雙臺子河口這片最重要的斑海豹棲息地沒有被列入自然保護區之列,因為成立保護區,意味著保護區內不能進行經濟開發,而斑海豹所處的區域又是很好的海洋水產區,有很大的經濟開發價值。
  我們在雙臺子河口的保護站內待了將近10天。在一周內,漁政管理所的工作人員多次接到當地漁民誤捕到斑海豹的電話,一接到電話,田繼輝所長就立即趕赴現場,把斑海豹接到保護站,并給予報警的漁民200元錢的獎勵。在一周的時間內,它們共救護了三只斑海豹。這些海豹都是一歲左右大的小海豹。田繼輝局長告訴我們:“我們這里的海灘很平,可能距離岸邊好幾公里的海灘都沒多大落差,所以漁民都在海灘上設置了網具,等退潮的時候,可以捕獲那些漲潮時來覓食、但是退潮卻來不及退回到深水區的魚類,不過海豹漲潮時有時候也會到岸邊覓食,一歲大的海豹沒有啥經驗,所以經常來不及趕上退潮,被網具網住。”由于漁政管理站的開支屬于“自集自支”,也就是說自己掙錢然后給員工開工資,所以經濟并不寬裕。建立保護站的時候,為了節省開支,電線也沒有接到站上,而是買了個柴油發電機。對于給予漁民獎勵的事情,田繼輝所長說:“說實在話,一只斑海豹拿到外面的黑市上,至少賣好幾千塊錢。由于我們的宣傳,現在漁民有這個覺悟,已經不錯了,200元能夠保住一只斑海豹的命,值了!”
  食物來源問題,將是今后斑海豹生存面臨的最嚴峻問題
  除了對棲息地內的斑海豹進行監測研究之外,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還與韓國鯨類研究部門合作,一起開展了斑海豹洄游路線的衛星跟蹤研究。在此前的研究表明,渤海內的斑海豹種群主要在大連的虎平島、盤錦的雙臺河口和山東廟島群島附近的海域繁殖,然后到韓國白翎島附近度夏。如此反復,活動范圍基本在黃、渤海。這次的衛星標記放生活動就是為了精確驗證這一洄游路線,以加強斑海豹的研究和保護。
  2008年4月13日,四只被救助的斑海豹開始踏上了回家的征程,它們被安裝了衛星定位裝置,并且進行了編號,以便可以準確地跟蹤定位斑海豹的洄游路線,進一步了解它的棲息區域。衛星裝置只有電腦鼠標大小,每個衛星裝置價值5000美元,但有效期只有半年左右,而且當斑海豹的新毛長出,或者電池電量用盡,這些衛星裝置就完成使命了。
  斑海豹為了繁殖后代和覓食,每年都會進行季節性的遷徙。通過衛星跟蹤調查發現,斑海豹游出渤海后,一部分沿黃海北部遼寧省沿岸經朝鮮南下到達韓國的白翎島,一部分從黃海北部深水域直接游向韓國的白翎島。這表明,韓國白翎島周圍的斑海豹種群與我們遼東灣斑海豹種群是同一種群。
  白翎島是韓國在黃海岸北部最大的一個島嶼,面積有45.6平方公里。一般每年3月中旬就可以在白翎島周圍海域觀察到斑海豹。隨后數量逐漸增多,在七八月份達到最高峰,其中包括已在別處脫換完毛的成獸和未成年的幼獸。斑海豹在這里換毛、索餌度夏,爭奪交配權。近年的觀察記錄顯示,在白翎島7~8月間最多日觀察數可達370~400頭之多。至10月份,已懷孕待產的斑海豹首先離開白翎島游向繁殖場,而后其他的斑海豹陸續游向繁殖場。遷徙的斑海豹沿朝鮮西海岸,經黃海北部遼寧沿岸,穿越渤海海峽。
  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王丕烈經過調查觀測后認為:“每年11月份以后,斑海豹穿越渤海海峽陸續進入遼東灣。一部分直接由老鐵山水道通過;另一部分經廟島的跎磯水道,并在該處稍事停留,而后北上。不過,11月起陸續進入渤海的斑海豹,在遼東灣海水結冰前似乎并不使用三個傳統的棲息地。”到了12月份,斑海豹就完全撤離白翎島,進入遼東灣冬季繁殖區。至翌年3月中旬后又開始陸續返回白翎島。
  除了對斑海豹的遷徙生態行為進行考察研究之外,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還采用生物分子技術,將中國境內的斑海豹與韓國白翎島的斑海豹進行了比對,從而確認無誤:韓國白翎島的斑海豹種群與遼東灣斑海豹種群是同一種群。自此,渤海斑海豹的洄游遷徙之謎已經完全揭開。
  不過鹿志創告訴我們,雖然佩戴衛星裝置的斑海豹有一只到達了韓國的東海岸,但他們推測,黃渤海的斑海豹種群可能是一個和外界沒有溝通聯系的獨立種群。
  目前,作為一個獨立的地理種群,渤海斑海豹的數量基本上穩定,但是現實情況并不容樂觀。廟島群島水域是斑海豹的洄游通道,同時也是洄游海魚的洄游通道。林克武告訴我,現在斑海豹最喜歡棲身的那片礁石區,過去漁網撒下去,網里滿滿的都是小黃花等魚類,“那時候出趟海,船里的魚貨堆得滿滿的,現在根本沒有啥魚了。”如此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勢必造成斑海豹食物緊張。老林說,現在,聰明的斑海豹已經開始打漁民養殖的水產的主意了。它們會咬破水產養殖的網箱,捕食里面的魚類或者貝類,吃完了還大模大樣地躺在漁排上曬太陽。受害的漁民對它們愛恨交加,卻又無可奈何。
  斑海豹是肉食性海洋動物,它主要以魚類為主要食物,也食甲殼類和頭足類,而且食量很大,一只60~70公斤重的海豹,每天需要食用鮮活水產品七八公斤。而目前由于海岸和海洋工程不斷推進與擴大,原始的灘涂、港灣日漸減少,灘涂貝類產量逐年下降,斑海豹需要的魚類資源和甲殼類食品,已開始發出了黃色預警信號。韓家波副院長表示:“食物來源問題,將是今后斑海豹生存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