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勵志文章 > 【鄭州人什么酒都往肚里裝】 漂亮孕婦肚子越來越大

【鄭州人什么酒都往肚里裝】 漂亮孕婦肚子越來越大

來源:勵志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肚里 鄭州 鄭州市

  鄭州人總是一副忙碌的樣子,為人爽利,中就中,不中就不中。他們討厭裝腔作勢的假斯文,喜歡大男子主義的瀟灑和隨性,說話愛帶把兒,甚至粗俗不堪。不管多大的事兒,都會換來他們的一句“無所謂”……
  鄭州是一座有著3600多年歷史的古都,建城時間最早可以追溯到商朝。鄭州北臨黃河,南靠嵩山,沉浸著中原文化的深厚積淀。而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使得鐵路系統匯集于此,讓它成為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
  鄭州人好客熱情、為人爽利,不喜歡用書面語、客套話,他們出口粗俗,喜歡用一種隨性、散漫甚至粗鄙的方式來展現自己。嘴頭上,鄭州人掛著“無所謂”的口頭禪,一股子“渾不吝”的味道,還喜歡把自己拿來調侃。他們喜歡吃燴面,就算當做主食天天吃也覺得“得勁兒”,喝起酒來就更是天南海北,號稱“一年喝倒一個牌子”……
  火車拉來的城市
  忙碌卻喜歡豫劇
  歷史上的鄭州曾經五代為都,八代為州,市內有著眾多的文物古跡,比如黃帝故里、商城遺址等,是“中國八大古都”之一。不過,鄭州本地人對這個“古都”的稱號似乎并不怎么上心。每每說到此事,他們大多會一笑置之:“幾十年前,就是一個縣城”。
  在許多鄭州人眼里,如果不是上世紀50年代被定為省會城市,再加上處于中原腹地修了眾多鐵路,鄭州也許至今還只是一個小縣城。鄭州本土作家趙富海在《老鄭州》一書中寫道:“也許是一個地方的歷史太久遠了,居住在這里的人會產生一種迷失感,這種迷失感往往容易讓人沒了主意,心中也沒數兒……” 在外地人看來,鄭州人永遠是忙碌的。
  這座“火車拉來的城市”是一個快節奏的地方。這里的人永遠處于奔波的狀態,人流、車流、物流在這里高度集中,然后又快速中轉離開。公交車讓人眼花繚亂,毫無邏輯的號碼編排就像是計算機的編程代碼,讓人看不懂。城里到處都是修建中的工地,鄭州本地人嘲諷說:“鄭州鄭州,天天挖溝,一天不挖溝,不叫鄭州!”
  因為生活節奏快,說話就顯得干脆。河南人都喜歡說“中”,但鄭州人說這個字尤其爽利,而且說得韻味十足、擲地有聲。凡事中就中,不中就不中,好聽的話他們不會跟你多說,所謂“歪嘴騾子驢價錢,吃虧就吃虧在嘴上”。不過,這個“中”字同時也包含了中和的意思,無論是南國的花還是北國的酒,甚至是遠渡重洋來鄭州的法國法桐,只要抵達這座“中”的城市,都能落地繁衍,乃至成為遮蔽全城的綠蔭……
  忙碌的鄭州人并非浮躁難安,他們平時愛聽豫劇,城內戲曲氛圍非常好。城里的人民公園、碧沙崗公園、文化宮、經三路種子市場對面的小花園,都是豫劇愛好者經常“切磋”的地方。在安靜寧溢的傍晚,提著嗓子來上一句《花木蘭》里“劉大哥說話理太偏”,完全是一副清閑自在的派頭。
  口頭禪是“無所謂”
  隨性、隨意愛扎堆兒
  大概是由于鄭州歷史太過悠久,類似于韓非子、陳勝、潘安、白居易、李商隱這樣的名人多得數不過來,也就顯得沒什么好稀罕的,導致鄭州人有了一種與生俱來的“無所謂”氣質,造成他們說話大大咧咧,完全不在乎自身形象和別人的觀感。
  用鄭州人最通常的口頭語舉例,是最能反映鄭州人粗獷的說話方式的。兩個關系很好的鄭州人,久別重逢第一句話一定不是“你好,好久不見”這樣的問候,而是“你××去哪里了,這么多年不見?”對方也會照例回答“我××這幾年忙啊……”這樣的對話雖然像罵人,但彼此臉上絕對都是重逢的喜悅。
  鄭州人喜歡掩飾自己溫柔、細致的一面,他們說話很少用書面語或客氣話,覺得那樣太裝腔作勢,文縐縐的像個娘們兒。他們喜歡大男子主義一般的瀟灑和驕傲,所以鄭州人通常用一種隨性、散漫甚至粗鄙的方式來展現自己,說話帶把兒,把諸如“×他娘”、“×尼瑪”之類的口頭禪隨時都掛在嘴邊。
  無所謂,是鄭州人通常的一種態度,也是他們的世界觀。不管多大的事情,你問鄭州人結果,他們都會懶洋洋地回答你“無所謂”,一股子“渾不吝”的味道,讓人覺得有些欠扁。不過,“無所謂”的背后,應該是鄭州人的一種大氣,對于小得小失不計較的心態。甚至,他們還用順口溜調侃自己:“燕莊的美女,孫八寨的漢,關虎屯的痞子滿街串;張寨的花,陳寨的草,少林寺的和尚滿街跑;大孟寨的帥哥,東韓寨的狼,梨園到處是流氓……”
  都說鄭州街上人多,那其實是鄭州人愛扎堆兒造成的。他們是極其害怕孤獨、耐不住寂寞的一群人,沒事就喜歡上街溜達,一點小事就要湊一堆兒人,看熱鬧的多,管事的人少。平日里也不肯在家里陪陪家人或者看看電視,一有機會就立刻瘋跑出門,融入到朋友圈中,或一頓海闊天空的神侃,或猜拳行酒令喝得酩酊大醉,不管多大的酒杯都敢一飲而盡,絲毫不管醉后有多難受……
  燴面是生活指標
  一年喝倒一個牌子的酒
  到了鄭州,如果沒有吃過燴面,那是說不過去的。鄭州的燴面,湯水乳白濃郁,羊肉不膻且爛,拉面粗厚、筋道,再加上一撮嫩綠的香菜、一勺油炸辣椒,用筷子一攪合,吃起來就是一句鄭州話:“得勁兒”。
  在鄭州,經營燴面的飯店遍布大街小巷,甚至不少鄭州家庭直接就把燴面當做主食,天天都要來上一頓。近幾年來,鄭州市甚至還打算申報“中國燴面之鄉”,并擬建“鄭州燴面文化博物館”。在鄭州市政部門的眼里,燴面價格甚至一度成為衡量鄭州經濟生活的重要指標。鄭州的燴面,已經同少林寺的拳、朝陽溝的戲,并稱為“中原三大民俗文化名片”。
  雖然是作為“名片”,但燴面卻并非鄭州原創,不管是羊肉還是拉面,都是來自西北的特產,但是,鄭州人卻很巧妙地將兩者融合到一起,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鄭州人就像燴面一樣,骨子里是多種人群秉性的融合。
  鄭州人不排外、不勢利。在一個由大學生、商賈、打工者組成的大城市里,做生意的廣州人、浙江人和江蘇人尤其多,但從來不會受到當地人的打壓和排擠,溫州的生意人甚至還在鄭州建立了商會。
  鄭州本地真正的“土著”少之又少,就算是被譽為“老鄭州”的人,也大多是南陽、焦作、新鄉、安陽等河南本省的移民。在鄭州生活的人群中,說什么話的人都有:南陽話、洛陽話、焦作話、普通話,甚至是操安徽話、湖北話、東北話、四川話的鄭州人也大有人在。在這座移民城市里,南方的細膩婉約和北方的雄渾豪放全都匯聚在了一起。
  各地的人走到一起,總有那么幾條“線”牽著,而在鄭州人看來,“酒”就是最主要的一條線。鄭州人喝起酒來天南海北,熱情程度遠超你的想象,給客人敬酒總是很恭敬地端著杯子,敬你喝下第一杯,叫做“盅”,然后接著還會有第二杯和第三杯……
  同時,鄭州人還號稱“一年喝倒一個牌子”,流行的白酒年年都換。最開始流行老白汾,后來是茅臺,再后來茅臺也勢微了,又變成了寶豐和宋河。有句順口溜這么說他們:“鄭州人是個大酒缸,什么酒都往肚里裝,一年喝倒一個牌,至今不知啥酒是‘杜康’。”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