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勵志文章 > [帶著宅女去遠行] 帶宅女的網名

[帶著宅女去遠行] 帶宅女的網名

來源:勵志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宅女去 帶著 遠行

  當我和豐豐將新婚旅行定為雙人“一車一司機”進藏時,我是很有壓力的。   豐豐是金融界的標準宅女,認識我之前,她基本連重慶市都沒有出過幾次。毫無疑問的是,這種旅行是可以讓人改變性格的,比如在翻雅家梗雪山時,宅女也能拿起扳手上防滑鏈——不然就只能被雪困在山上。
  遠行的危險總是悄然而至……
  抵達理塘已是下午5點。我擔心住在海拔4000以上會引發高反,決定趕到海拔更低的巴塘。豐豐問過巴塘方向過來的人之后,興奮地自言自語:路很好,太陽落山前就能到,我們還可以去吃藏餐——于是,我們就著夕陽直撲海子山。
  宅女還是不適應高原,豐豐從理塘出來后就一直睡著,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將車窗全部搖上來,因為氣溫已經不知不覺下降了很多。我肆無忌憚地開著遠光燈——盡管在城市里這是“犯罪”行為,但我從心底希望能從對面看到一輛車用閃遠光燈回敬我,那樣說明我們不孤單。
  其實海子山沒有為難我們,真正為難我們的是天氣。太陽消失后,居然突降大雪,能見度只有20米,我對前方路況不熟悉,心情低落到了極點,極度沒有安全感,反而是豐豐初生牛犢不怕虎,開始安撫我。
  翻過海子山埡口,高山湖泊很漂亮,但我已完全無心看風景,把后備箱的戰術匕首和工兵鏟拿了出來,告訴豐豐如果有人強行讓我們停車,就敲他腦袋。GPS在山中只能指引大概的方向,車子繼續往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繼續開下去,又開了幾公里路,大雪顆粒迎著擋風玻璃吹來,四周除了風聲之外什么也聽不見,死寂的大山像巨人一般躺著,面貌猙獰又兇惡。
  在一個無名彎道處,突然出現了一輛停著的面包車,幾個人從路邊竄出,其中一個人怪叫著舞動手上的木棍,伸手攔車,我被迫只能停下。
  搖下一半車窗,那人嬉皮笑臉地把頭想往里伸,但沒伸進來。他開始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著車內。我裝作鎮定地指了指前面,問巴塘還有多遠,然后又指指后面,假裝后面還有車隊,另一只手緊握住那把刀,前年穿神農架對付野豬用過,這次應該也管用。
  路邊的一個攔車者突然跌倒——估計是下雪道路結冰踩滑了。幾個人一起怪笑起來,笑聲很滲人,攔車這位抬頭去看摔倒的人——等他回過神來,我估計就難脫身了。趁這幾秒鐘的空檔,我猛地一腳油門,開始向前沒命地狂奔。
  除了看路之外,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那些搶劫和強奸的新聞傳聞,壓力之下,如同F1賽車手,發狠將油門拼命踏,一直到看不到面包車的燈光。
  但怪笑聲似乎還在耳邊。確認那幾個人沒追上來之后,人一松懈,氣力就不見了,我發覺全身都是冷汗,眼前一波一波的黑影子涌上來。打開車窗,讓雪凍一凍緊張的神經,我看了一下已經嚇呆了的豐豐,明白我絕不能癱下來,我們還在荒山里。
  一路向前,就像在黑暗中兜了一個世紀,總算見到一個村莊。村莊門口立著路牌:距巴塘還有54公里。精神和身體都注定不能趕路了,找到一家破舊的客棧就撲了進去——宅女再也不管衛生與否了,安全就好。
  老板是位來自邛崍的大姐,后來她告訴了我們一個曾經死在路上的徒步女孩的故事。豐豐聽后,嚇得許久合不攏嘴。我鼓起僅剩的幽默感問她:“還想不想走海子山?”“走。你呢?”“我帶你走。”“什么時候再走?”
  豐豐楞了楞。“明天白天?”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