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書里書外 > 高椅古村,巫水河畔的梅花迷陣|高椅古村

高椅古村,巫水河畔的梅花迷陣|高椅古村

來源:書里書外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梅花 梅花香 梅花鹿

  高椅古村是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從山脈走向來看,有著“五龍歸穴”之說;置身其中,仿佛進入變化莫測的迷宮,你會有一種“進得去出不來”的緊張感。這座古村莊還被冠以“古民居建筑活化石”的美譽,至今還完好地留存著明清古建筑和原始淳樸的民風……
  在湖南省會同縣境內的巫水河畔,神秘的高椅古村已經沉睡了600余年。
  一直以來,這座古村都被外界認為是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古村之所以得名“高椅”,是因為獨特的地形:三面環山,一面臨水,看上去如同一把高高的太師椅。最神奇的是,在村子的各個角落,重疊排列著星羅棋布的“梅花古路”。進入其中,如同闖進重重迷宮,尤其是外來者,進入村子后常常找不到出口,最后只能求助于當地村民……
  古時渡口
  關于“飛山蠻”的往事
  滾滾而來的巫水,發源于湖南城步苗族自治縣東巫山的西南麓,呈西北流向,最后匯入沅江。巫水從城步、綏寧一路奔騰而下,當流經雪峰山南麓下的古渡口“渡輪田”時,出其不意地轉了一個“U”形的回水灣。
  古渡口渡輪田,就是后來的高椅村;而那個“U”形回水灣,形成的就是風水學上的“五龍歸穴”寶地,寓意著誰能夠在此安家落戶,就會世代興旺發達。
  數百年來,高椅村的楊氏族人,就在這青山綠水間的“太師椅”上安居樂業。從這塊寶地被發現一直到高椅村建立,耗費了楊氏族人幾輩人的心血。
  筆者在村口遇上60多歲的楊老漢,見有訪客到來,他停下耕田的農活,蹲在田坎上點燃一支旱煙,給筆者講起高椅村的故事。
  高椅村民的先祖,是頗具俠義風范的“飛山蠻”首領楊再思。唐朝末年,正值亂世,楊再思在敘州(今黔陽縣西南黔城)南部一帶,集結起苗、瑤、侗各民族,組成一個興旺繁盛的民族集團——“飛山蠻”。公元896年,楚王馬殷攻占湖南后派兵攻打楊再思,并將營寨全部搗毀。被形勢所逼,楊再思只好統帥“飛山蠻”余部歸順了馬殷,并被封為誠州刺史,從而使飛山蠻合法化。之后,為保楊氏族人安全,楊再思將12名子弟分派到今天的湘西南、黔東南、桂西北等廣大地區,在拓展“飛山蠻”勢力范圍的同時,也為后來楊氏族人于巫水之濱安居樂業提供了條件。
  楊大爺告訴我們,在高椅村,家家戶戶都有一本《楊氏家譜》,里面詳細記載著高椅村是如何生根和興旺的。在被分封之后,飛山蠻為了逃避楚王馬殷的高壓管制,分散各處的楊氏族人一直在尋覓適合族群長久生息繁衍的土地。
  最后,經過124年間的6次搬遷,先祖楊再思第五代孫楊盛隆、楊盛榜偶然乘船經過渡輪田,被這里的青山綠水和絕佳風水深深吸引,最終決定在此定居,并發動眾人的智慧,修建起了獨具一格的建筑群。再后來,楊再思的第六代孫楊廷秀、楊廷茂根據地形,將渡輪田改名為高椅,從此沿用至今。
  高椅村的發展最為興盛的時期應該是在明清時期。時至今日,村中依然保存著很多明清建宅的銘磚,如“乾隆三十四年”、“咸豐三年秋月吉日”、“道光元年”、“道光十年”等,隨處可見。
  月光樓和梅花古路
  “太師椅”上的滄桑歲月
  來到高椅村的人,常常會在月光樓前駐足佇立。他們感興趣的,不僅是這棟舊樓的西洋風味和略顯破敗的氣息,還有那高墻大院里的陳年往事……
  實際上,月光樓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樣美,它其實是被大火燒過的“殘垣”。多年前,月光大院非常華麗,但遺憾的是,光緒年間的一把大火之后,就剩下了現在空空如也的月光樓。2004年的秋天,月光樓的最后一任主人,走完了她101歲的人生。
  住在月光樓對面的李興珍老人,今年76歲,她喜歡在晴朗的日子,靜靜地坐在房檐下,看著遠道而來的客人從眼前走過。月光樓下面的古驛道,曾經繁華一時,過往的都是達官貴人和經商人士,所以月光樓的陽臺就成了大戶人家小姐拋繡球的地方。如今,在高椅村還時常可聽到的民謠是:月光樓,拋繡球,繡球拋給有情郎……高椅村的巷子墻角都是圓的,沒有菱角,那是因為怕菱角撞壞了花轎,影響新人的良辰,不吉利。時至今日,村里仍然保留著4臺明清時的花轎。李興珍老人說:這里的姑娘沒有花轎不出嫁。
  楊鵬耀是土生土長的高椅村人,靠村子旅游謀起了生路,每天迎來送往著四面八方的游客。對于村里的一磚一瓦,他都了如指掌:“外地人進入高椅村,總有一種方位上的錯亂感,高椅村就像一座梅花迷宮,讓人進得來出不去,”楊鵬耀意味深長地說。
  這座迷宮的形成,要歸功于村里曲折繁復的古路。
  站在高處看,高椅村的“椅面”上,密布著一條條帶有神奇色彩的“梅花古路”。這朵巨大的“梅花”是這樣形成的:五通廟作為梅花的花蒂;大塘作為梅花的花蕊;巷道是梅花的骨架;而村中的5個寨子看起來就像是綻放的5枚花瓣。
  每棟建筑全都坐北朝南,外形相似,按照梅花狀排列,而巷道和封閉式庭院就像“八卦陣式”一般,將這個古村自然地分成了5個村莊。在“八卦陣式”的院落里,可以說是院中有院,門中有門,院院相通,戶戶相連。不要說外來人暈頭轉向不知所以,即使是村里的人一般也只走主要的幾條路,因為他們也說不準每條小道會通向誰家。聽當地人說:有一位在高椅村生活了30多年的人,一次外出做事回家,轉來轉去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盡管這個故事也許有點夸大的成分,但也說明了高椅村梅花古路的復雜性。
  實際上,有著六百多年歷史的梅花古道,最大的功能是使村民能夠安居樂業,免受土匪、強盜的侵擾。
  高椅村古建筑還有一大特色,那就是保存完好的“窨子屋”群,這其實是侗民族獨具特色的民居建筑。一磚一瓦都銘刻著600年來歲月的滄桑。上世紀90年代初,考古專家組前來高椅村調查,發現了從明洪武十三年到清光緒七年修建的104幢“窨子屋”群。它們疏密有致地排列在青石小徑兩旁,各個屋子的格局大多依地勢而建,以水為脈,或筑于坡地,或就于坎邊,或坐落在深巷……從建筑墻上的畫中,你甚至還能看出當年的主人是武將、文人還是出自平凡農家。   長壽村和儺戲
  保存完好的古樸民俗
  高椅村的時光溫婉而靜雅。
  600年來,高椅村民一直保持著原始而古老的生活習慣:燒柴草、住木屋。遇到遠方來客,他們會用山歌和“攔門茶”進行招待,熱情好客。走在靜謐的村莊,你甚至會發現,有好些人家還在用古老的篾竹席曬著谷子。
  因為山青水秀的自然環境,高椅村是全國聞名的“長壽村”。身體健康的高齡老人在這里隨處可見,老人們的臉上,大多有著歷經歲月滄桑后的篤定。
  每到夏天的時候,長壽老人們喜歡坐在涼亭上侃侃而談,口中敘說的都是高椅村幾百年來的往事,那老少同樂的場景給人印象非常深刻。而村莊孩子們的兒時記憶中,在涼亭聽老輩們講述關于高椅村的傳說,則是最有趣和難以忘懷的事情。
  老人們講:村口的河邊,有一塊巨石叫做“玉印浮水”,看上去就像一顆巨大的玉璽浮在水上。有風水師說,這預示著高椅村藏著真命天子。后來,這個消息被朝廷知道,馬上派來大軍“斬龍毀印”,當時的村民們害怕村落被血洗,就在大軍到來之前先將這塊玉印鑿小了一些,重新取名為“碧石浮水”,整個村子人的性命才得以保存下來……
  盡管高椅村沒有能走出帝王將相,但由于村民們世代耕讀傳家,所以仍然是人才輩出。乾隆年間創建的“清白堂”,到嘉慶末年被房屋主人楊盛文改為學館,用來教育自家的3個兒子。后來,3個兒子刻苦勤奮,同時考取了功名,被當時官方授予“名魁三楚”。據《楊姓族譜》記載,該學館共出功名154人。歷史上,高椅村共出文武人才多達293人。
  直到現在,高椅村民為了弘揚祖德,大多會在大門或廳堂的門楣掛上牌匾,比如“關西門第”、“清白家聲”、“耕讀傳家”等。以此作為庭訓,告誡后人要“清白做人,清白做事”。
  村民們世代守護著這里的安寧與祥和,也守護著當地很多頗具神秘色彩的傳統習俗,而儺戲就是其中之一。村民楊鵬耀告訴筆者,在一些特殊日子,當地村民總是會戴上一些外人看來奇怪的面具進行表演。
  76歲的楊國順就是高椅儺戲的傳承人,他從十多歲就開始學習唱戲,現在因為年事已高,除了偶爾進行儺戲表演之外,更多的時候則是指導徒弟們。在高椅村,村民們習慣稱儺戲表演者為“巫師”,因為每次表演之前,他們都會戴上面具,穿上戲服。
  儺戲的面具俗稱“臉子”,在儺祭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早在商周時期,為了在儺祭中獲得強烈的祭祖效果,主持儺祭的方相氏就開始佩戴“黃金四目”面具。后來,這面具就成了驅鬼逐疫、消災納吉的神化形象,只是,戴上面具后的模樣看上去有些神秘可畏。這其實也是民間說“無面具就無儺戲”的原因。
  在儺戲的表演過程中:“巫師”一邊在香案前焚香燒紙,一邊嘴里念念有詞,之后,手提師刀、師棍反復地進行舞蹈動作表演,仿佛在穿梭陰陽兩界,祈求神靈逐鬼除疫,保佑百姓過上安寧生活……
  目前,從事儺戲表演的人已經越來越少,楊國順老人最擔心的事情就是后繼無人。不過,老人心中還是有打算的,他準備將衣缽傳給自己40多歲的那名徒弟。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