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熱點聚焦 > 【娘要嫁人的鬧心事】娘要嫁人是講的哪個地方的事

【娘要嫁人的鬧心事】娘要嫁人是講的哪個地方的事

來源:熱點聚焦 時間:2019-04-24 點擊: 推薦訪問: 心事 要嫁

  《娘要嫁人》熱播引來觀眾熱議,本報記者采訪觀眾,真實講述——   由蔣雯麗、于榮光等主演的《娘要嫁人》播出接近尾聲,觀眾在感慨齊之芳情路坎坷的同時。也在討論著生活中那些單身或者再婚的“娘們”也過著同樣糾結矛盾的日子。本報記者專訪了多位離婚媽媽,講述娘要嫁人的那些鬧心事。
  鬧心事之恐懼再婚 一次錯離,讓她們再難邁出那一步劉女士:當年賭氣離婚讓自己患上了恐懼癥
  今年57歲的劉女士,是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三十年前由于生了個女孩,遭到婆家的白眼,—賭氣就與丈夫離了婚,而且離得特別堅決,帶著女兒凈身出戶,可氣是出了、婚也離了,帶著一個一歲多的孩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既要養自己還要養弦子,30多年來自己帶著女兒吃了許多的苦。為了生存她當過工人、賣過服裝、搞過小商品批發,好不容易才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女兒。
  多少年來,由于忙于生計,劉女士沒有再考慮過自己的婚姻問題,對婚姻有些恐懼和麻木了。她坦言自己可能患上了“婚姻恐懼癥”了,一提結婚就沒信心,再也不敢走進婚姻的殿堂了。可如今,女兒已長大成人又有了個不錯的工作和自己的家庭,劉女士也快步入老年了,雖然不再為生存著急,但是隨之而來的孤獨和寂寞又讓劉女士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她排解自己寂寞的做法就是養流浪貓、流浪狗,她把一些撿來的流浪狗養在家里像對待弦子一樣地去照顧它們,但是這也排解不了自己心中的苦悶。劉女士決定改變一下自己的命運,為自己尋找一個老伴,經過精挑細選,一位喪偶的男士走進了劉女士的生活,男士的大度和對劉女士的關心和理解讓劉女士的心開始渴望婚姻和渴望得到幸福了。劉女士感慨地說:如今我對婚姻不再恐懼,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對這位大哥由尊重到愛慕,對未來的日子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不久他們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他們都很珍惜自己的選擇。
  郭女士,56歲,有一子:
  當年的“一朵花”住了一輩子筒子樓
  年輕時,郭女士曾是遠近聞名的“一朵花”。她天生麗質,能歌善舞,身邊的追求者源源不斷。最終她選擇了在樂團吹薩克斯的一個小伙子。“套用現在的話說,我們當時也是裸婚。家里的條件都不是很好,我拿了一個小行李箱就嫁給了他。我們當時住在樂團的集體宿舍中,雖然是筒子樓,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但是那段日子還是特別甜蜜幸福的。”郭女士說,剛結婚那會兒,她的前夫對她特別體貼,削蘋果從來都是自己吃皮,老婆吃肉。家務活也很少讓妻子干。那段時間里,郭女士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女人,在丈夫溫暖的羽翼下經營著自己的小日子。
  后來,郭女士的前夫調動了工作,進入了某電視臺,開始時只是個普通的小記者,因為他的刻苦鉆研,工作上很快得到了升遷,沒多久就創辦了自己的節目,并成為了制片人。“他剛進電視臺的時候并沒有什么變化。后來漸漸地開始忙碌了,從很少晚上回來吃飯到很少晚上回家。起初,我也很理解他,畢竟他原來是電視圈的門外漢,新工作要面臨不少挑戰,肯定要忽略對家庭的關照。”時間長了,郭女士的抱怨開始多了起來,她認為自己被忽視了。“他對我的關心越來越少了,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也所剩不多,所以那段時間我特別郁悶,畢竟他的前后反差太大了。”一怒之下,郭女士和前夫離婚了。不是因為第三者,也沒有家庭暴力,只是因為彼此不再關心對方了。
  離婚后的郭女士獨自帶著兒子生活,仍然住在前夫的集體宿舍中,仍然面對和過去一樣的生活環境,只是少了他。“我當時也有正式工作,但是為了照顧兒子只能把工作辭了。前夫每個月都會給我們生活費,靠著這些錢才把兒子帶大。”郭女士很難忘的是,有一年冬天兒子病了,她獨自背著兒子去了最近的醫院。醫生診斷是急性肺炎,情急下她撥通了前夫的電話。不到二十分鐘前夫就趕到了醫院。“那一刻,我撲到他懷里哭了。這份淚水里有悔恨,恨自己當時一時沖動離了婚;淚水里也有氣憤,因為他前不久剛剛再婚;淚水里還有委屈,離婚女人的日子實在不好過。”
  郭女士是個特別要強的人,每天出門前都會精心打扮自己,也處過幾個男朋友,有攝影師、老師等。但始終沒有再婚。“—方面我考慮兒子再接受一個新爸爸肯定有困難,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沒有遇到合適的人。曾經有一個人對我很好,當時我倆也動了再婚的念頭。但是他有個女兒,和我相處得不是很愉快,所以最終我們也沒有邁出那步。”
  現在,郭女士的兒子已經在國外生活多年。郭女士依然生活在那個筒子樓里,依然過著規律平淡的生活。她坦言已經適應了這樣的日子,如果這個時候再加進個新人來,反而會很別扭。“我兒子也說過讓我過去和他們一起住,可在那邊我能做什么呢?還不如留在這里過我自己的日子。”
  白女士:一心盼著前夫回頭
  卻盼來了兒女的不般配婚姻
  白女士30多歲時結束了婚姻。離婚是丈夫提出來的,因為實在忍受不了她的自以為是,事事都要管且一定要聽她的。白女士雖然不愿意,但丈夫鐵了心要離開她,最終白女士只保住了一雙兒女的撫養權。
  剛離婚的那些日子,白女士夜夜躺在床上流淚,但白天、特別是在孩子們面前她仍舊像以前一樣,她不想讓孩子知道她內心的痛苦。她照樣去上班,只是有時會在工作時神情恍惚;下班后她去市場買菜,回家做飯,收拾家務,但她吃得明顯少了,經常睡不著覺,面色憔悴,甚至得了輕度抑郁……就這樣熬過了兩三年。前夫是個有情義的人,盡管離開了這個家,但他很關心兩個孩子的學習和生活,家里有時需要男人的時候他也會來幫忙。
  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生活畢竟不容易,特別是生病的時候,雖然兩個孩子也會端水遞藥,但畢竟不如丈夫那般貼心。在娘家人的勸說下,白女士也曾動過再找一個伴侶的想法,還相過幾次親,但到最后一刻,她還是放棄了,因為她還期盼著有一天能與前夫復婚,不希望給孩子們找第二個爸爸。
  白女士一直想不通,當初丈夫為什么和自己離婚,她還是以前那個脾氣,而且說話、做事更著急,性格仍然沒有改觀,對兩個孩子事無巨細都要過問,而且總要孩子們聽自己的。兩個孩子雖然愛他們的媽媽,但有什么事總愿意找爸爸說……   兩個孩子都考上了大學,畢業后在父親的幫助下經過幾番努力也都有了不錯的工作。但在技對象的問題上讓白女士很不滿意。兒子的女友家在京郊,家庭條件也不是很好,但女孩很會關心、照顧人。最終,兒子不顧白女士的反對和女友邁進了婚姻的殿堂。女兒的男友是通過網絡認識的,比她大十幾歲,由于對女兒呵護有加,贏得了女兒的勞心,兩人走到了—起。或許是兩個孩子缺少家庭的溫暖和關愛,使他們分別娶了或嫁了在旁人看來不很般配的人。很多親友都這么認為。
  兒女都成了家,過著自己的小日子,而白女士至今仍單身一人。
  徐女士:
  丈夫過世后,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孩子頑強生活
  徐女士的丈夫因為生病,在她不到40歲的時候去世了,3個弦子還小,最大的上初中三年級,懂事的孩子給了她最好的慰藉。之后沒多久,她因為工作調動帶著弦子從南方遷到北京。—個女人撫養三個兒女,辛苦自不必說,好在弦子們在學習方面不用她操心,平時也幫助她做些家務,她又是個好強之人,工作上基本沒受什么影響,后來還評上了高工。科室的同事也挺照顧她,平時加班,盡量把周日(當時一周只休息一天)的工作讓給她,晚上則讓她早點回家照顧孩子吃晚飯,這樣可以多掙點加班費。
  徐女士個頭不很高,長得挺漂亮,大大的眼睛,皮膚白皙,心地善良。單位里曾有單身男士傾慕于她,還有熱心的同事要給她介紹對象,或許是擔心孩子們不接納陌生男性走進這個家庭,一直沒有邁出那一步。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很多家庭、特別是居,主在樓房里的人家都不敢繼續莊在原來的房子里,而在院子里或者學校、街旁的空曠處搭起了地震柵。這種力氣和技術活兒大多都是靠男人來做的。開始徐女士顯得手足無措,兩個兒子還小,幫不了太大的忙,而她又不愿張口麻煩別人,幸好有鄰居幫忙,終于搭建起一個臨時的小棚。
  后來兒女長大了,大兒子沒有考大學,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學了烹飪,學成后在一家飯店當了一名廚師,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女兒上了大專,小兒子工作沒幾年考上了國外的大學,畢業后留在了當地,之后結婚生子。徐女生退休后安享晚年,也許是這么多年一個人生活習慣了,她始終沒有再婚,經常到國外的小兒子家住上一陣。不知什么原因,女兒雖然有份不錯的工作,但一直沒有找對象,如今已經年近五旬仍然孤身一人。
  鬧心事之家人態度
  一個孩子,有贊成也有反對
  楊女士:女兒鼓勵下我終于走上電視去征婚
  今年44歲的楊女士是個喪偶的媽媽,丈夫前幾年在工作崗位突發腦溢血去世了,留下她和十幾歲的女兒,她一直為沒有見到丈夫最后一面而痛苦不堪,甚至到了悲痛欲絕的地步,當時她一病不起把自己關在家里不愿見任何人。
  幾年過去了,別人在楊女士面前還是不能提她故去的丈夫,一提她就會眼含熱淚,這樣的日子讓楊女士的女兒非常心疼,女兒就和姑姑商量幫助媽媽走出痛苦。于是,她們攛掇著她去北京電視臺《進擇》節目找另一半,楊女士經過大半年的時間對《選擇》節目有了了解,又因為自己身邊沒有特別合適能人,也想讓自己釋放釋放,就讓女兒給自己報了名。
  到了節目錄制那天,楊女士花了很多心思:自己親手繡了一塊圖案為“結滿果實的樹”的十字繡,在節目現場展示給大家,還帶了三套衣服準備充分地展示自己。她很期待自己能找到一個有責任心、踏踏實實過日子的另一半,她坦言,到《選擇》去就因為電視臺的欄目可靠,不像婚介所那樣忽悠人,圖個踏實。在節目錄制現場楊女士看上了一號男嘉賓,可因種種原因,一號男嘉賓最終沒有選擇她,弄得她很郁悶。楊女士表示:這次雖然沒有選擇成功,但是我已經走出了這一步,我堅信上電視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男士,也可以讓喜歡我的人來選我。有了這次上電視的經歷,楊女士對找到自己下半生的另一半很有信心。
  路女士:想讓媽嫁人。又怕她受氣
  33歲的路敏(化名)女士現在正在為了媽媽的再婚問題糾結。路敏的爸爸8年前病逝,她一直想讓媽媽再找個老伴,“她畢竟年紀還輕,今年才56歲。我怕她寂寞,所以想讓她再找個伴兒。”路敏的兒子現在在上幼兒園,她和老公的工作都很忙,平時都是和他們住在一起的媽媽負責接送孩子。最讓路敏頭疼的是媽媽找個什么樣的人。“考慮得最多的是那個人最好能肯跟我們住在一起。一來可以幫忙搭把手帶孩子,而且我也不放心我媽到人家,怕她受氣。”
  有一天,路敏又跟媽媽提起這事。媽媽猶豫一會兒告訴路敏,倒是有個人一直在追求她,對她很好,脾氣也好,也愿意住過來。“媽媽說他各方面都合適,但是估計我不能接受。因為對方已經65歲了,而且還有點胖,長得很老,也沒有積蓄。兒子早已成家,孫子都10歲了。”路敏覺得,這個人各方面條件都配不上媽媽。“她說的這個人我認識,以前跟我爸爸是朋友,但是我對這個人的人品還真不太了解。”
  后來雙方見了面,對方的情況還是讓路敏和老公難以接受。“他確實顯老,又胖,人也沒有精神,跟我媽站一起太不般配了。說實話,我媽看起來比一般56歲的人要年輕很多,一直在單位上班,以前做家務很少。而且一直就愛穿衣打扮,買衣服比我都有眼光,皮膚保養得也不錯。還有退休工資。”
  路敏說自己現在特別糾結,原因在于“我媽天生要強,受不得氣,而那個人看起來會哄人,還肯住我家;但那個人實在配不上我媽,經濟條件也很差。我媽和他結婚,真有些委屈;可放棄他找個更好的吧,又覺得媽媽可能會受氣。”
  鄭女士:哥哥的強烈反對也沒有讓媽媽停下再婚腳步
  年近6旬的李女士兩年前喪偶。她有一兒一女都已成家,沒有和她同住,她一人獨居,十分寂寞。
  女兒鄭華(化名)很理解媽媽的心情,多次勸她找個老伴:“老伴老伴,老來做伴。您再找一個吧!只要您過得好,我們做兒女的也就放心了!”
  這樣勸了多次以后,李女士終于告訴鄭華:有人給她介紹了一個退休教師,接觸了一段時間彼此感覺都不錯。但她怕兒女反對,所以一直沒說。   鄭華和媽媽一起去見了那位老人。那次見面,老人給鄭華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很和善、真誠,對我媽也很體貼。”那次以后,鄭華開始鼓勵媽媽和那位老人交往。但沒想到的是,鄭華的哥哥堅決反對,他覺得人家一定是對媽媽有所圖,比如房子。還有,哥哥覺得那位老先生年紀比媽媽大不少,而且身體不好,擔心媽媽跟他在一起,不但享不到什么福,還要天天照顧他,這是自討麻煩。在哥哥看來,媽媽一個人清清靜靜地過最好,而且,他和鄭華也會經常回家看媽媽的。但媽媽顯然不同意哥哥的意見。哥哥有些著急了,甩出一句:“您吃虧了別后悔!”但媽媽說,人都是將心比心的,你對對方好,對方也一定也會對你好。
  隨看時間的推移,鄭華越來越支持媽媽再婚,她覺得媽媽需要一段新的愛,而這種愛是兒女的愛所替代不了的。
  雖然哥哥有些不滿,但在鄭華的勸說下,他也不再堅持。后來,李女士和那位老人一起去領取了結婚證,組成了一個新的家。
  鬧心事之子女受委屈
  一個新家,卻讓孩子找不到家的感覺
  趙女士 46歲某公司白領
  再婚后的母親的改變。讓我不想生孩子
  在她六歲時父母因感情不好離婚了,母親舍不得孩子,于是哥哥和她都歸了母親。
  在她八歲那年母親又結婚了,繼父待她和哥哥還算很好的。緊接著小弟弟就出生了,母親和繼父的絕大部分精力就用在了小弟弟身上,好在她和哥哥都大些了,生活上不太需要媽媽的特殊照顧了。并且,她和哥哥還能幫著做些簡單的家務勞動。她還能幫著照顧小弟弟。隨著小弟弟漸漸長大,母親和繼父對小弟弟的偏袒也越來越明顯,直到現在,母親依然事事偏向著小弟弟,雖然他已經36歲了,而且也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家里只要遇到事情,母親就總是向著弟弟,也總是跟她和哥哥要些錢、物來資助弟弟。其實,弟弟的工作不錯,收入比她和哥哥只高不低。就是因為從小就習慣了她和哥哥理所當然的、隨時隨地的“幫助”,所以幫他是應該的,不幫他就是哥哥和姐姐沒有盡到義務。久而久之,只要趙女士和哥哥對母親稍微流露出“弟弟長大了,不能太嬌慣他”的意思,母親就會不高興,甚至批評他們不疼愛弟弟。為了哄母親高興,她和哥哥盡量滿足弟弟的要求,比如:弟弟要炒股票,他們就幫著湊點兒錢;弟弟買股票賺了錢買了新房子,他們就幫著湊裝修的錢;弟弟的孩子上幼兒園、上小學,他們就幫著湊贊助費……就這樣有事兒就哄著母親和弟弟高興,直到繼父去世時,母親還把大部分財產都分給了弟弟。
  趙女士說,她和老公經濟上很富裕,不太在乎錢,但母親再嫁后對她和哥哥的感情好像不太一樣了,好像弟弟才是媽媽的孩子,而自己和哥哥倒像是別人家的孩子,這是她這么多年來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由于一直糾結在這種家庭和感情里,她從小就害怕別人問她的家庭和父母的事,這在她的心靈里是一個永遠都解不開的死結。所以她結婚后一直沒有要孩子,她的愛人也很尊重她的意見,并同意不要孩子了。她想勸告所有有孩子想離婚的夫妻,為了孩子千萬不能離!
  孫女士:
  自從母親再婚后不愿意回家
  孫女士剛剛大學畢業找到了新工作,事業上日趨穩定讓不少同齡人很羨慕她。但孫女士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母親五年前再婚之后,她就不愿意回家,大學四年的時間都很少回去。
  “我父母是在我很小的時候離婚的。他們很少跟我說起那件事,但我能感覺到他們都是很愛我的。父母離婚后,我跟著母親生活,爸爸每個周末都會來看我,帶我想去的任何地方,買我想買的任何東西,吃我想吃的任何食物。總之,就是一切都順著我。我母親相對比較嚴厲一些,對我的各方面要求都很高。每次考試都是我最緊張的時候,因為我媽媽要求我必須考到全班前十名。雖然我很怕我媽媽,但我也最愛她。對她的依賴也最強。”
  五年前,媽媽再婚了,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兩歲的工程師。“我媽媽之前跟我談過幾次。那個人對我媽媽特別好,百依百順型。而且物質條件也不錯。他從未結過婚,追我媽媽很多年了。我媽覺得他是個好人,也相信他會對我好。開始時,我繼父對我確實不錯。但每次我親生父親來看我時,我就覺得特別別扭。—來我親爸爸讓我挑不出毛病,我覺得他特別可憐,至今單身一人,我和媽媽是他唯一的親人。二來我媽媽和繼父很幸福,但偶爾也會有爭吵。每到這個時候我都特別氣憤,有一次直接跟繼父理論了起來,問他當年怎么承諾我承諾我媽的。”
  所以,上大學后,小孫就常年住在集體宿舍,很少回家了。她內心特別希望母親能過得幸福。“但我夾在她和繼父中間很難受,所以我寧愿遠遠地望著他們。”
  鬧心事之左右為難
  —段經歷,讓自己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麗娜:夾在現任老公和孩子中間不討好
  30多歲的麗娜(化名)再婚已經兩年多了。第一次婚姻在發現丈夫有外遇時宣告瓦解,后來她帶著上小學的女兒再婚。對方也是離過婚的,也帶有一個女兒。麗娜以前一向習慣要求女兒幫忙做家事,所以這次結婚后,她對兩個女兒在家務事上一視同仁,要求她們都要做。可是很快矛盾就來了,先生的女兒覺得新媽媽來了,規矩變多了,而麗娜的新婆婆對此也有不滿之辭。
  所以現在的麗娜大多時候只叫自己的女兒洗碗、倒垃圾。女兒問起為什么姐姐不用做家務時,麗娜的回答是:“姐姐是中學生,功課很多,沒時間幫忙,而你是小學生,有時間做家事啊。”
  兩年多來,麗娜時時能感受到女兒委屈的心情。她常常覺得再婚媽媽的孩子很無助,“父母離婚,家庭散了;母親再婚,她必須跟著去適應陌生環境。”這在她這個做母親的眼里,無奈又不忍。她說,這時候一定要讓弦子感覺到母親永遠是最愛她的,絕對不會因為有了新爸爸而改變。
  但令麗娜不能忍受的是,先生總怨她更疼自己的孩子,女兒也說在這個家不舒服。麗娜說,再婚媽媽夾在現任老公和自己的孩子中間,簡直是左右不討好。
  黃女士:兒子結婚了,終于該輪到自己了
  今年58歲的黃女士是某企業的資深文化策劃人,有自己的公司和一大堆業務,是個女強人。多年前因為和前夫觀念上的分歧讓他們的婚姻亮起了紅燈,兩人離了婚。黃女士獨自帶著兒子過了許多年。如今,兒子長大了,幾年前到美國留學。去年兒子回國帶回一位美國女孩,黃女士雖然也還算喜歡這個女孩,但是異域的差異還是讓她為兒子的將來捏把汗,沒辦法也只能聽兒子的。兒子要結婚,她就盡全力操辦,為了兒子的婚禮,黃女士把自己能量快釋放干凈了,也花掉了自己大半生的積蓄。
  兒子的婚禮一辦完,有些疲憊的黃女士不無傷感地表示:“兒子的婚結完了,就該給自己找另一半了,自己的后半生還是為自己好好活一把吧!”黃女士多年前本想帶著兒子嫁人,可是正值青春期的兒子很難和那位男士融合,兒子不但不喜歡人家還經常做些惡作劇來捉弄人,甚至到了仇恨的地步,經常是弄得黃女士哭笑不得,最后只能作罷!黃女士就這樣為了兒子自己再苦再難也強忍著。這回看到兒子娶到了自己喜歡的媳婦,黃女士也放心了,對解決自己的問題也越來越有信心了。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raremh.live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五行水送福官网